在最近进行的新赛季荷兰女子足球乙级联赛上,FC拉克特俱乐部的女足球员们成了媒体追逐的焦点。这并非是因为该队竞技水平有多高,而是因为她们不再穿着传统的足球短裤,而是身着性感的短裙出场参赛。这样的举措既是为了俱乐部能够扩大影响力吸引赞助,同时也是女足“敢为天下先”,颠覆传统女足服装的一种尝试。

提起FC拉克特俱乐部女足球员的新队服,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无非就是以前的白色短裤变为了白色短裙。而俱乐部这项小举措却带来了立竿见影的效果,该俱乐部的官网访问量也在这项举措实施之后立刻创下了新高。令人感到有趣的是,FC拉克特俱乐部的队员们也十分喜爱这款新队服,“穿上新裙子让我们在场上不仅更加便捷,而且也比传统的短裤感觉更加舒适。”拉克特队的核心球员林思科·特鸣这样说道。不过也许更让队员感到高兴的是,她们之前从来没有遇到有记者这样关注她们的时刻。

其实早在4年前,现任的欧足联主席普拉蒂尼就提出过相似的建议,他认为女子足球运动员应该穿着与男子传统球衣不一样的队服,这样利于吸引广告商来赞助。当时他的口号就是:“让女足穿的和男人不一样。”不过4年前,这样的建议遭到了严厉的批判。当时的英国女子足球协会主席就大力驳斥,“这简直就是对女足的藐视和侮辱。我希望普拉蒂尼能够从内心里感到羞耻。”而一贯以开放著称的荷兰人则不这样墨守成规,荷兰足协在解释对于女足穿着的规定时表示:“任何球衣都可以适用于球员,只要保证女足球员下半身确实穿着什么东西,如果是短裙,不要

影响球员的自由奔跑就行。不过,荷兰俱乐部这项举措还是相当大胆,甚至在荷兰国内也有不少反对之声。

虽然FC拉克特俱乐部的做法标新立异,但其实这也是他们的无奈之举。在欧洲,尽管女子足球运动参与人数不少,可大多是以业余性质为主。男足高水平的五大联赛揽走大批观众,而女足联赛的观赏性不够强,球队缺少商业赞助和电视转播等重要收入,球队与球员的生存空间极为狭小。因此,欧洲女足各俱乐部也是绞尽脑汁想方设法让球队与队员成名,以求达到吸引眼球吸纳资助的目的。在去年的女足“世界杯年”,与世界杯的热闹相映不成趣的,是欧洲各国的女足俱乐部“脱”衣自救成风。西班牙、德国都频出女足俱乐部队员裸体出镜拍摄新年年历。而丹麦一家半业余的女足俱乐部更是为解决经费困难,半裸与丹麦一支老年男子足球队进行友谊赛,比赛中的全部拍摄所得归这家俱乐部所有。一时间欧洲媒体哀叹:“女足市场的不景气已经快把姑娘们逼疯了。”

不仅是欧洲,南美女足也是如此。在足球王国巴西,巴西女足长期以来一直处于预算不足的处境。在里约热内卢泛美运动会上,由于经费不足,巴西女足身穿的队服,竟然还是巴西男足穿剩下的旧版球衣。难怪世界足球小姐玛塔在北京奥运期间还在呼吁,希望巴西国内能更重视女足的发展。看来,女足发展遭遇窘境不仅是中国足球遇到的问题,在世界范围内也是一大难题。

“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进入到21世纪以来,各个场合讲求男女平等。连女运动员的服装也向男运动员靠拢,“裙装”、“束腰”等女性特征开始消失,最终运动员女装与男装在款式上融为一体。不过运动场上永远有着朝气与活力,年轻的姑娘们在这个彰显个性的时代,既然无法在服装上标新立异,自然有其他方法宣泄压抑于内心喷薄而出的情感。比如1999年女足世界杯决赛,美国队的布兰迪·查斯罚制胜球时一“脱”成名;不少女足队员开始更注重在发型上做文章……

与球场上“宽衣解带”相比,足球裙装的出现似乎并非不能得到鼓励。既然女足不可能拥有和男足一样的速度、力量和爆发力,那么女足也的确可以有着区别于男足的独特观赏风格。在这方面,女足恐怕应该向网球与羽毛球多学习。女子网球的服装已经呈现百花齐放的景象,美丽性感的裙装服也成了当今女网比赛的一大看点。将女子比赛服性感化,已经是近年来世界体坛的趋势,这样更能衬托出女运动员婀娜多姿的身材。在羽毛球赛场上,“超短裙”早就代替短裤成为女选手的主流。女子乒乓球运动员穿裙装比赛,也一直是国际乒联有意推广的一项吸引眼球的措施之一。如何在足球场上展现女性温柔、性感、美丽的一面,而不是让女足愈加男性化,实在是女足运动应该好好研究的问题。(刘大伟)【编辑:刘通】请 您 评 论登录注册匿名评论

Tag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