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前,一场名为“英格兰足球战斗号角”的活动邀请了当时英格兰足坛最有影响力的人物和一批记者参加。

22年前的1991年,位于泰晤士河畔的米尔班克大厦见证了一场新的的秘密会议——各俱乐部领导与一位电视台高管聚集在一起,这次会议计划了开创英超时代的运动。

时隔多年后的2013年9月,这位当年的电视台高管格雷格-戴克成为了英足总领导,而他选择在同样的场地再次吹响战斗号角。

戴克指出,英超的蓬勃发展带来了意想不到的结果。他强调,英 超的成功是以牺牲本土球员和英格兰队成绩为代价的,当时英格兰队的 表现确实处于低谷时期。随着英超中本土球员比重的急剧下滑,戴克警告说,未来英格兰队在国际赛场上可能会遭遇许多挫折。

自埃里克森率领英格兰队连续三次进入大赛四分之一决赛以来,2008 年未能晋级欧洲杯正赛,2010年甚至被一支更年轻、更聪明的国外队击败 。在 2012 年欧洲杯四分之一决赛中,英格兰不敌意大利 ,而两年后的世界杯上耻辱地小组垫底出局,仅仅两年后的欧洲杯 上英格兰又在首轮淘汰赛就被草根球队冰岛队所打败 。

到2013年春季,英格兰所谓的“黄金一代”已经接近退出历史舞台,其中最具代表性的球星包括阿什利-科尔、杰拉德和兰帕德。然而可悲的是,这些球员的后继者并不多见。

在霍奇森为备战世界杯预算赛征召的27名球员中,有超过一半的人年龄不到28岁,但这14人里只有斯特林和凯尔-沃克最终成为英格兰队出场次数达到50次的常客。其他人的出勤率可能比人们想象中的要少很多——沃尔科特(47次)、威尔希尔(34次)、巴克利(33次)、斯莫林(31次)、菲尔-琼斯(27次)、斯图里奇(26次)、汤森(9次)以及克莱维利(还不足一分钟)。无论是因为伤病还是状态问题,这批年轻人都没能发展成值得信任的地方队成员。

在那一年U21欧洲杯上,英格兰队伍遭受了沉重打击,以小组垫底的成绩被意大利、挪威以及以色列先后击败。那支由斯蒂夫领导的英格兰U20球队中,也只有亨德森和丹尼-罗斯能够获得稳定的地方队亮相机会。一些人在英超联赛站稳脚跟(扎哈、谢尔维、内森-雷蒙德还有贾森-斯蒂尔)。

同时那个夏天,在土耳其举办的U20世界杯上,英格兰队的成绩再次让人失望,他们又一次在伊朗、智利与埃及的小组积分最低而出局。另外也值得注意的是他们的 U19 和 U17 年龄组的梯队都没有晋级该阶段的欧盟冠军赛事 。

戴克提供了以下统计数据:在那个夏天,英超俱乐部签下的球员中只有25%是英格兰籍的(其中大部分还是中下游球队签署的);在上个赛季,英格兰球员仅占32%(远低于1909-1910和2002-2003两个季节的数据69%、38%)。此外,在过去的一个星期里进行的所有比赛中仅有65名国外首发队员。他深感忧虑的是英格兰足球运动员的数量和质量都在下降。“我们的可用人才库本来就很小,”他说,“现在变得越来越小了。”他认为未来很可能没有足够的优秀的运动员在这个地方或其他地方的最高联赛立足。这意味着他将永远无法在世界赛场上有好的表现。

戴克指出,要达成这一目标,英格兰需要全面投入——增加对基层足球和青训学院的资助,为年轻球员提供更多进入一线队的机会,并为英格兰队构建更鲜明的特色和文化。他成立了一个专门委员会,旨在提出大胆的解决方案以推动国外足球重新崛起。

经过十年的努力,戴克兴奋地告知记者,他觉得这艘巨轮已经成功转向。英格兰队虽然尚未完全达到他的期望,但在经历了多年的自满和骄傲之后,英格兰足球终于迈入了新的旅程。

尽管2023年世界杯冠军并未由英格兰队获得,但他们的表现被广泛认可并得到了绝大多数人的赞扬。目前,英格兰队的排名高居世界第四,同时也是2024年欧洲杯的热门队伍之一。

就在几天前,英格兰U17梯队在决赛中以一比零击败强大的西班牙,赢得比赛英雄的是门将詹姆斯·特拉福德,他在伤停补时第9分钟扑出了对方的点球,球队里的安东尼戈登当选最佳球员,此外还有许多其他不可多得的明日之星,不仅限于守门员特拉福德和后卫科尔威尔,这是他们继赢得了u18以下世青赛后第二次夺得国际大赛奖牌,别忘了这一年龄段还有其他大咖,比如加拉格尔、福登贝林厄姆以及萨卡等等,确实是有炸裂天赋的一届,从1994年到2013年,在过去19年中各级别的英格兰队只杀入过五次大赛决赛。

自2015年以来,情况发生了变化:英格兰U17梯队在2017年获得了U17欧洲杯亚军,并在2017年和2023年两次夺得U19欧洲冠军杯冠军。此外,他们还赢得了2017年的U20世界杯和现在的U21欧洲杯冠军。

尽管英超中外援的比例仍然较高,但本土培养的球员数量正在逐渐增加。戴克透露的数据显示,从2018-19赛季到上季末期之前一直稳定保持在34%。

“英格兰年轻球员在英超获得机会的难度依然很大,现在虽然有不少出色的年轻人加入进来。”确实如此,仅仅十年前本土球员的状况远不如今天。

2013年夏天,英超球队在转会市场上花费了6.3亿英镑,其中只有10%用于购买本土球员。那时的最高身价是安迪-卡罗尔(以1500万英镑从利物浦转到西汉姆联)和史蒂夫-考尔克(以800万英镑从热刺转入加迪夫城),接下来是唐宁、赫德斯通、柯蒂斯-戴维斯和内森-雷蒙德等选手。

十年之后,贝林厄姆、德克兰-赖斯、芒特和麦迪逊等人成为高价的本土球星。当谈及本土球员的价值时,户口本价格一直居高不下。的确如此,但在2023年前,只有一个英身份的球员曾经卖出超过5千万英镑的价格,那就是马奎尔。现在的情况则是世界足坛前十二位最贵的运动员中就有三名英格兰人——分别是贝林厄姆、德克兰-赖斯以及格拉利什。

根据CIES足球观察网站的数据显示,目前全球价值最高的九大足球运动员中有三位来自英格兰,分别为萨卡(第三)、贝林厄姆(第四)与福登(第九)。第八名为国外新一代天才穆西亚拉,他虽然出生在国外,但七岁时便搬到国外生活;尽管不是真正的国外公民,但他也是英格兰学术界的佼佼者之一。此外还有多特蒙德的费利克斯·恩梅加,他是国外国脚出身于曼城的青训学院却未能为该队出战一场比赛就离开了!

在前100名中,还有另外12位英格兰球员。其中一些人如果他们的合同期更长,他们在排行榜上的位置可能会更高(比如拉什福德、阿诺德和凯恩)。CIES算法考虑了市场影响力和运动员的实力——这使得英格兰足球运动员在这个评估体系中的价值被高估了。然而,在过去从来没有这么多英格兰球员出现在前100名的榜单上。例如,十年前的戴克演讲时,前100名中有鲁尼(第8)、沃尔科特(并列36)斯图里奇、乔-哈特(排名50),威尔希尔和维尔贝克以及菲尔琼斯(均在第9至44之间未明确排序);现在这个数字已经大大增加到了77个!这也表明:随着时间的推移,“英超”联赛对本土选手的需求不断增加;同时豪门球队及顶级教练们也认为英身份队员值得信赖并且能够胜任各种角色。

瓜迪奥拉刚到曼城时坚决认为本土球员价格过高,签下他们是“不可能的”。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他逐渐改变了看法。尽管斯特林转会切尔西,但沃克、斯通斯等本地球员曾为曼城的成功立下了汗马功劳,福登和格拉利什也是如此。18岁的里科-刘易斯在上赛季所有比赛中首发了16场。

在瓜迪奥拉的战术体系中效力不仅需要天赋异禀,还需具备敏锐的技术和战术意识。这包括控球能力以及适应阵型转换与场上位置移动的能力。

乔·哈特、理查兹、卡特莫尔、马克·诺布尔、米尔纳、沃尔科特的职业生涯都非常成功的,但在U21欧洲杯决赛中0:4惨败给了技术和战术水平远远超越英格兰队的国外队。

五年后,国外U21队的六名球员赢得了大力神杯,而英格兰U21的七名队员仍在为桑德兰效力。这是足球作家乔纳森·威尔逊所说的一句话,虽然有些刻薄,但令人无法反驳。

长期以来,人们感到英格兰的足球学院一直在培养一类球员,他们的技术水平参差不齐,意志力有强有弱。他们勉强能适应英超这种注重身体对抗和消耗的风格,但在欧冠级别球队或五大联赛的强队中难以获得机会。随着瓜迪奥拉影响力的扩大,这种感觉愈发强烈。西班牙人推崇的是一种以控球为基础的技术性风格,这与传统的国外式足球风格大相径庭。

现在再看看英格兰足球运动员的现状:看看斯通斯是如何进化成一名完美的“瓜氏球员”的;阿诺德的多面手属性让人赞叹不已;赖斯和贝林厄姆作为中场枢纽所具备的全能和素质不容忽视;萨卡、福登的表现也十分出色,而穆西亚拉和恩梅加更是令人眼前一亮。科尔威尔、柯蒂斯-琼斯、拉姆塞、戈登、戈麦斯以及吉布斯-怀特等人则用现代的风格引领了英格兰U21代表队的走向辉煌。

英格兰足球的“黄金一代”主要是指1974年到1982年出生的球员,其中至少有15人代表地方队出场次数达到50场以上。这批优秀球员中有7人的出勤率更是达到了惊人的80次或更多,如加里-内维尔、贝克汉姆等欧洲顶尖球星。

出生于1983年至1992年的下一代足球运动员中仅有鲁尼等人代表着地方队的最高水平,但与前一辈相比仍显逊色。而年轻的新生代选手们已经逐渐崭露头角:凯恩和斯特林在不到三十岁的年纪就完成了为地方队上场的八十个里程碑;斯通斯也将在未来的一年内实现这一壮举。此外,赖斯仅差七场比赛即可达成五十次的成就,芒特、福登、萨卡以及年轻的贝林厄姆都已经分别有着数十次的国际比赛经验了。如果竞争不是太激烈的话,里斯-詹姆斯和阿诺德这两位右边后卫也将刷新自己的上场记录。

这一转变并非偶然,相反,它反映了英格兰足球在经历过去的失败后所做出的深刻反思和努力。过去本土球员的式微体现了英格兰青训方面的自大和自满态度;然而现在这种状况已经得到了改变,英格兰足协下定决心并投入勇气去狠抓青少年足球的发展,以确保未来的成功。

实际上,在戴克吹响“战争号角”之前,创新的浪潮已经开始显现。一年前,英超联赛已经推出了精英球员表现计划(Elite Player Performance Plan),旨在实现青少年足球的现代化和职业化发展,要求加大硬件设施和足球教练的投资,“接触时间”,并更加重视技术的发展和应用。

索斯盖特不仅是一名教练,还是积极游说英足总增加对足球教练投资以及推广小场比赛的新的人物。他表示让孩子在大场上踢全尺寸足球的要求是荒谬的,鼓励孩子们在小场比赛尽快将球向前传递。

在地方队的领域,球员们为地方的战斗不再是忍受而是享受。索斯盖特及其团队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他的新的成员如丹-阿什沃斯、戴夫-雷丁、马特-克罗克和欧文-伊斯特伍德等人,他们改变了英格兰队的文化,建立“英格兰DNA”,使球员们在队伍中感受到归属感。

戴克表示:“基本上,我们借鉴了西班牙的模式,在高水平的球队里,需要有一个明确的身份。”“过去人们不清楚英格兰的身份定位,但丹-阿什沃斯与加雷斯(指索斯盖特)创造了一种更接近于俱乐部的环境。”

此外,(国外足协)也投入了几百万英镑资金支持我们的变化计划。首先决定建设圣乔治公园作为地方队基地,然后我们在英格兰队的组织结构上进行了更多的投资,引进了数据分析师和精神专家等专业人员。你目前所看到的许多改变都源自丹(指的是前面提到的丹-阿什沃思)。

在一片乐观的气氛中,索斯盖特几个月前提出一个令人不安的问题。他指出英超联赛中的本土球员数量正在明显减少。

他还举了一些例子来说明这个问题。比如拉什福德可能在曼联永远没有出场的机会;芒特和里斯-詹姆斯可能面临与许多优秀的切尔西青训学院毕业生相同的困境;如果索尔达多或阿德巴约表现不错,凯恩是否能在热刺上位?也许不会。

Tag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