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亚洲杯中国足球遗憾折戟,但球迷们很快就将注意力转向了中超转会这一重要事件之上。令所有人没想到的是,1月31日,中超豪门北京国安突然官宣引入两名归化球员,这也是中国足球历史上第一次归化球员的尝试。对于传统体育来说,引入归化球员是一次前所未有的勇敢尝试,但这样的尝试也给新生不久、同具体育属性的电子竞技带来了不小的思考。

作为世界范围内最成功的的体育联盟,NBA联盟内国际球员数量占整体注册球员比例相当高,在官方公布的2016赛季的赛季大名单里,就有来自41个国家和地区的113名球员在联盟中正式注册。可见在体育届,引入外援增强自身队伍实力早已经是一种被普遍认同和验证的成熟运营模式。

把视线转回电子竞技,在中国电竞数十年的发展历程的大部分时间内,似乎都与“外援”一词无缘。细数下来无非一个原因:“职业化水平低下”。尽管中国电竞已经有了数十年的发展历程,但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中国电竞的职业化一直处在较低的水平,种类单一的竞技项目、相对较低的薪资水平、语言不通的尴尬局面都成为了中国电竞早期“外援”稀少的直接原因。

一切在2013年发生了改变,2013年英雄联盟职业联赛(LPL)成立。作为新生的电竞职业联赛,LPL吸取了国内众多“电竞赛事前辈”的优秀经验,相对成熟、稳定的赛事制度很快使得LPL成为了中国电竞职业化水平最高的联赛。伴随着联赛的不断发展和职业化水平的不断提高,一批批优秀的外援开始加盟LPL联赛内俱乐部。从最早的InSec、Zero到2019赛季的ADD、Kramer。诸多的外援加入所带来的战术和赛区整体竞争力的提升,是LPL赛区快速跻身英雄联盟全球顶尖赛区的原因之一。

自2014年LPL赛区第一次引入外援至今,外援的身影已经在LPL的大舞台上与LPL一同发展了四年的时间。许多优秀的外援来到LPL,将自身独有的优势带来LPL的同时也与LPL一同成长。不少外援选手都已经在LPL的赛场上征战了数年时光,深得粉丝们的喜爱,在这样的情况下,类似于“归化”的话题开始被不少粉丝们讨论起来。

不同于部分传统体育项目,电子竞技作为一项门槛极低的大众体育项目,注册在各大赛区的优秀选手在赛区之间的流通是极其普遍的情况。在某种程度上,这使得传统体育领域对于外援“归化”的国籍、出生地等等条件并不能完全地被电子竞技所套用。而注册地、注册时长、居留时间等相对软性的要求对于电子竞技外援选手的归化则更为合理。如韩国英雄联盟知名选手Impact与Piglet在北美LCS赛区效力满4年,在2019赛季被正式认证成为LCS赛区本土选手。

在国内,诸多电竞项目伴随着电子竞技的不断发展逐渐壮大,但就专业化、职业化水平而言,许多电竞联赛还未发展到一定的专业程度,外援归化的问题也就无从谈起。在这样的情况下,英雄联盟职业联赛(LPL)作为英雄联盟全球电竞赛事体系框架下的区域性赛事,同时也是国内专业化水平最高的电子竞技职业联赛,LPL对于外援“归化”的探索在同领域毫无借鉴可言,属于“摸着石头过河”。

在最新的《2019赛季英雄联盟职业联赛正式规则》2.队伍成员资格中的2.2.2.3“跨区域流动选手身份”规则中,明确规定了“在2016年8月1日以前已经在LPL联赛的非中国籍选手(无大陆身份证),在过去72个月中在中国大陆居住了48个月及以上(以他第一次参加LPL、LSPL、LDL或全球总决赛等的时间开始计算),可以向LPL官方申请成为本地选手。审核被认可后,该选手会被认为是中国大陆身份选手。在2016年8月1日或以后才加入LPL联赛的非中国籍选手,则只能透过获取中国大陆公民身份才能成为本土选手,亦即不能单凭居住时长决定。”

在现行的规定下,LPL目前的外援选手中符合申请“本地选手”条件的也仅有Rookie、Imp等寥寥数位选手。的确,作为国内专业化、职业化水平第一的电子竞技职业联赛,选手的常规流动已经成为了LPL的常态,但在外援的“归化”层面上,即使是建立时间更早,发展更为成熟的中超也才正式踏出了第一步,所以LPL在“本地选手”的认定上相对严格与慎重也是情理之中。

对于“归化”问题的思考和探索也能更多地帮助赛区职业化水平的提高。LPL发展至今已经是国内电子竞技联赛最具代表性的比赛,作为专业性与职业水平兼备的电竞联赛,高水平的外援能够让比赛变得更具观赏性,同时如何塑造一个塑造合理的比赛氛围和人员构成比例,让LPL联赛中诞生出更多优秀外援也是需要思考改进的方向。在电子竞技越发受到关注的当下,我们期待联赛在保证优秀本土选手培养的基础上,有着更多“马布里”式的优秀外援的诞生。

Tag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