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了漫长的第二波和第三波新冠疫情,慕尼黑终于在这个夏天看到一丝曙光。小心翼翼缓慢复苏的,还有足球。

欧洲杯“死亡之组”“德法大战”当天,1.4万名球迷进入安联球场。虽然只是20%的上座率,对当地来说,从无到有,已是质的突破。作为德甲拜仁慕尼黑俱乐部的主场,这里已阔别球迷一年多。

自2019-2020赛季德甲停摆以来,安联球场第一次向球迷开放。德甲很多俱乐部在2020-2021赛季开始之初,即德国秋冬第二波疫情暴发前,都曾短暂地有过一些场次允许一定比例球迷入场,慕尼黑因当地感染率居高不下,防疫始终不敢松动,一直采取空场形式延续比赛。

拜仁已连续两个赛季在没有球迷参与庆祝的情况下夺得德甲冠军。无论对球员,还是球迷来说,都十分遗憾。直到欧洲杯,让当地球迷看到疫情黑洞里的一丝光亮。

戈森斯、诺伊尔赛前接受采访时都无比期待重新在赛场得到球迷的支持。哈弗茨相信这1.4万期待已久的球迷的欢呼听起来和8万人应该没差别。

“德法大战”当天,赛前两国国歌响起,球迷合唱激动不已;现场播报首发阵容名单时有了山呼海啸地呼应;比赛结束时,不论胜负,球员都绕场一周与看台上的球迷互动,足球终于恢复了它应有的样子。

作为赛场“第12人”,球迷是足球文化中的灵魂要素。德语中,空场比赛有一个形象的称谓——“幽灵赛”。没有球迷在场,足球不完整。没有人希望足球以如此残缺的方式长期延续下去。

疫情下的足球,虽然距离它本来的样子还很远,但它给人欢乐和希望的属性比以往更加富有深意。本届欧洲杯前所未有地在11个城市举办,新冠疫情大流行让这种办赛模式遭遇更多困难和挑战。以记者采访体验为例,疫情下的欧洲杯,繁琐程序中透着无奈,谨慎防护中见证激情。

记者完成注册申请,得到欧足联资格认证和批准相关场次后,需要完成赛场防疫规范的在线学习,凭借电子证书和有效身份证件,到赛区证件中心取证。进入体育场当天,不论是比赛日,还是训练日,都要在线提交一份流行病学确认表,如实填写个人身体状况。

直到首个比赛日前一天,记者收到邮件,要求入场前须提供不早于24小时的新冠病毒检测结果等有效证明。

赛场媒体中心以前与新闻发布厅是一个大厅内的两块区域。记者凭证件到原媒体中心对面的接待窗口领取票证。如今,为了减少人际接触,接待处已关闭。记者通过安检后,要到新的媒体中心的自助柜机上扫码打印看台席位票。

赛前和赛后新闻发布会改在线上进行,发布厅除了少数摄像师,记者不得进入,只能在线上提问。媒体中心在一片半开放区域。工作桌上除了网线和电源,还装上玻璃隔窗。

记者工位之间保持安全距离,离开工位在区域内走动交谈时要始终佩戴口罩,每次进出媒体中心都要扫码登记。像从前那样三五成群,一边啃椒盐面包,一边口若悬河地讨论教练排兵布阵的喧嚣场景已成为奢侈的回忆。

记者上次到现场采访比赛已是16个月前的事,疫情漫漫长夜,让体育看上去有些恍若隔世。如今,欧洲杯的进行,让我们对挚爱的生活说一句,“足球唤你回来。” 据新华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Tag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