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塔尔世界杯赛场正吸引着全球的关注,四年一度的足球盛世让世界球迷为之沸腾。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此前出席G20峰会时呼吁,希望在世界杯召开期间,全球停战。尽管他没有具体指出全球哪个地区、哪个国家应该停战,但多家外媒表示,他所指的正是已经持续了9个多月的俄乌冲突。

“体育赛事都有这样的传统,如果当时正在打仗,那么在开始比赛之前,会呼吁大家停战。比如1967年,球王贝利带着著名的巴西桑托斯俱乐部去非洲尼日利亚比赛,此时非洲正在进行战争,贝利来了,为了能够看比赛,这场战争当时就停止了。”

本次俄乌冲突之前,俄罗斯和乌克兰国家队因为国家利益冲突,无法在欧洲杯预选赛、世界杯欧洲区预选赛小组赛同组,两国俱乐部之间的比赛也早已停止。

回顾俄罗斯、乌克兰的足球历史,这两个国家曾经隶属于一个国家——苏联。在当时,苏联国家队曾夺得过9次国际大赛冠军,包括2次奥运会、1次欧洲杯、1次U20世界杯、1次U17世界杯。而当时苏联足球的辉煌,主要就是由俄罗斯和乌克兰球员共同缔造的。谁曾想,如今的两队却只剩下水火难容。

“苏联的足球应该叫欧洲劲旅。苏联队有几个特点,第一,它的足球是建立在制上的;第二,它是社会主义国家内部联赛办得最好的;第三,是国民的体育文化课、国防课跟足球结合得很好,这是它强盛的原因。”

“这支球队还有一个特点,提出了苏联式的机械化足球。它的特点是踢起来以后行云流水,非常流畅,当然稍微缺少一点激情,但是它在整个足球流派之中是非常独特的派别。”

1960年7月10日,第一届欧洲杯在法国首都巴黎的王子公园球场进行,苏联迎战南斯拉夫。苏联的主力门将,有着“黑蜘蛛”之称的列夫雅辛就是俄罗斯人。在决赛中,他凭借着出色的发挥,帮助苏联2比1逆转战胜南斯拉夫,夺得了第一届欧洲杯冠军。

此次夺冠的苏联队中,有两名球员来自乌克兰的球队基辅迪那摩,其他球员大部分来自俄罗斯。此后,这支主要由俄罗斯族和乌克兰族组成的苏联队获得了1964年西班牙欧洲杯、1972年比利时欧洲杯的亚军、1966年英格兰世界杯和1968年意大利欧洲杯的第四名。

20世纪80年代,苏联足球队拥有雅辛之后最好的门将达萨耶夫、前锋布洛欣、别拉洛夫等耀眼的球星。其中,布洛欣、别拉诺夫和主帅洛巴诺夫斯基都来自乌克兰,门将达萨耶夫来自俄罗斯。

“俄罗斯和乌克兰的球员基本分辨不清,因为都属于苏联政府体系培养出来的球员,他们在一起踢球的时候亲如兄弟、亲密无间。”

彼时,在苏联国家队,俄罗斯和乌克兰并肩作战,苏联国内顶级联赛则是双方球队争霸的舞台。苏联足球联赛开始于1936年,结束于1991年,短短的半个多世纪里,除了1964年和1978年格鲁吉亚加盟共和国的球队获得联赛冠军之外,苏联足球顶级联赛就是莫斯科和基辅的冠军双城记。

“俄罗斯和乌克兰的足球俱乐部取的名字,都体现出战斗民族的特征,都是‘炸药包’、‘鱼雷’、‘火车头’等,非常强劲有力的名字。”

1991年11月的欧洲杯预选赛中,苏联男足力压意大利、挪威、匈牙利、塞浦路斯,成为小组榜首,挺进欧洲杯正赛。彼时的苏联正处于风雨飘摇之中,没有领到工资的工人和紧急状态委员会的坦克轮番占领着莫斯科的大街。

但国内形势的动荡不安并没有影响苏联队的状态,他们反而以不败的战绩拿下了欧洲杯的入场券。然而仅仅一个月之后,他们为之奋斗的国家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十五个国家和一个独联体。

“这一次他们怎么打?还能不能代表一个国家参赛,能不能作为一个完整的队伍来参赛,成为他们每一个人共同面临的问题。”

“他们肯定有巨大的失落感,面前一切都是未知的,而且一切都要从头开始,需要组建自己的团队,跟欧联赛、世界杯、国际奥委会等建立自己的联系等。”

好在当时刚刚解体的苏联前足协主席维切斯拉夫科洛斯科夫是欧足联的副主席,在他力排众议的支持和呼吁下,球队总算没有解散,最后决定以独联体的名义参加欧洲杯。

这是欧洲杯历史上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允许非国家足协代表队参赛,拼凑而成的独联体代表队囊括了俄罗斯、乌克兰、白俄罗斯和格鲁吉亚的球员,其中格鲁吉亚并没有加入独联体。

“当时有很大的争议,但是独联体并没有爆发战争,而是和平解体的,欧洲对俄罗斯还没有这么敌对。当时主流的看法是把前苏联整合进欧洲,所以在文化体育方面对独联体是很友好的。”

抱着最后一战的心态,这支球队开启了征程,队员们身着苏联时代经典的红白相间配色的球衣,胸前印有独联体的英语缩写CIS。但入场时,球员们还是感到了不适,没有了熟悉的国旗,甚至连国歌也不会为他们奏响,奏响的是贝多芬《第九交响曲》。

“苏联都不存在了,也不能再唱苏联的国歌,贝多芬交响曲用的是《第九交响曲》,代表了他们对于命运的呐喊 。”

小组赛第一场,他们1比1打平了刚刚合并的德国队,第二场则惊人地以0比0的比分逼平了风头正盛的卫冕冠军荷兰队。两场比赛之后,这支特殊的球队2平拿到了2分,最后一场面对已经此前两战全负被淘汰的苏格兰队,他们只需要打赢即可力压德国队进入半决赛。然而,在取胜就能晋级的机会面前,球队却以0比3溃败,彻底终结了独联体球队的欧洲杯之旅,也为苏联队划上了时代的句号。

“足球是要依靠伙伴的,它跟个人主义的体育运动不一样,一定要有团队精神。当时整个独联体已经完全涣散了,所以头两场比赛是死守保平,最后一场垮掉了。”

2022年9月24日,随着主裁判的一声哨响,凭借丹尼尔乌特金在第89分钟的准绝杀,俄罗斯以2比1的比分战胜了吉尔吉斯斯坦,完成了它们2022年的第一场比赛。

这场比赛平淡无奇,却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因为从2021年11月和克罗地亚的友谊赛后,俄罗斯队再也没参加过任何比赛。俄乌战争的爆发让俄罗斯被国际足坛所抛弃,原本已经打入卡塔尔世界杯欧洲区附加赛半决赛的俄罗斯队,被剥夺了继续比赛的资格,正在进行的卡塔尔世界杯中,人们没能看到他们的身影。

“西方对俄罗斯进行了极度的制裁,据不完全统计,有12000多条不同的制裁。俄罗斯体育也没有受到豁免,包括俄罗斯足联、各个足球俱乐部、球员和教练。乃至在今天的俄罗斯,甚至有一个辩论,俄罗斯是不是应该转而投靠亚洲足球联赛?”

如今的俄罗斯足球在战争的阴云中,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困境,新赛季的欧冠、欧联、欧协联等各级别欧洲赛事仍然拒绝俄超球队参加。尽管俄罗斯足球联盟始终反对国际足联和欧足联无限期禁止所有俄罗斯球队参加国际比赛的决定,但显然,只要俄乌冲突不解决,禁令就很难被解除。

“体育成为政治的工具,在整个制裁没有解除之前,也就是俄罗斯跟欧洲其他国家之间的关系没有缓和之前,对体育单方面进行制裁解除也不大可能。”

“西方国家不会松口,一定会继续把俄罗斯的各体育赛事、俄罗斯各大俱乐部、体育运动员和教练统统封杀。因为这已经变成它们逼迫俄罗斯在乌克兰战争中作出重大战略性让步的一个筹码了。”

因为俄乌冲突,一些在俄超效力的外籍球员选择了离开,也有一部分留了下来。所有留守俄超的外籍人员之中,季莫什丘克引起的争议最大。

这位前乌克兰国家队队长和国家队出场纪录的保持者,由于在俄乌冲突爆发之后,依然选择留任泽尼特队的助教岗位,进而引起了乌克兰人民的极大愤怒。由于他拒绝对俄乌冲突发表评论,导致他被乌克兰足协剥夺了教练执照,取消了所有国家荣誉,并且终身禁止在乌克兰境内参加一切与足球有关的活动。

“当两个国家发生激烈冲突时,他们自己本身就是在激烈冲突之中,也难以作出任何判断,而要运动员为政治表态是一件可悲的事情。”

四年前,俄罗斯举办了2018年世界杯,全世界的球迷成群结队而来。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称其为“有史以来最好的世界杯”,“俄罗斯向世人展示了自己的魅力与好客,很多先入为主的观念已经改变,因为人们看到了俄罗斯的真实面目。”

“在2018年世界杯,应该说美国和西方已经显示出了一种倾向,把政治的影响施加于体育之上。因为它们当时正在反对克里米亚公投,当然也不希望比赛在俄罗斯举行。但是美国和西方没能达到目的,原因就是世界杯本身有独特的魅力。”

当地时间2022年8月23日,新赛季的乌克兰超级联赛在基辅奥林匹克体育场拉开帷幕。因俄乌冲突而中断的乌克兰足球联赛,时隔半年得以重启。本场揭幕战由一位乌克兰士兵开球,球员们也在开赛前围成一圈为在战争中丧生的乌克兰人默哀。

据法新社报道,考虑到国内局势与安全问题,本赛季乌超联赛将空场进行,且每个场馆都配有紧急防空洞,球迷只能通过互联网观看比赛。

“不让观众入场,最主要的原因是战争还在持续,这一场比赛就两次被空袭警报打断。如果有观众的话,就有可能发生其他事件。”

2021年夏天的欧洲杯比赛,乌克兰公布的参赛球衣引起了俄罗斯的强烈不满。因为乌克兰在球衣胸前展示了印有克里米亚半岛的乌克兰地图,而乌克兰此举的目的就是希望借助足球运动宣誓克里米亚的主权。

尽管俄乌两国恩怨不断,但足球也有温情的一面。虽然各自的祖国正处于纷争之中,但效力于意甲俱乐部亚特兰大队的俄罗斯国脚米兰楚克与乌克兰队友马利诺夫斯基一直在互相鼓励。此前,意大利国脚马泰奥佩西纳在社交媒体上透露,在得知俄乌交火后,他们在更衣室里拥抱了对方。佩西纳写道,他希望足球可以将人们试图分裂的东西团结在一起。

“希望体育能够扮演它真正应该扮演的角色,一方面它促进人们的交流,另一方面是促进和平的到来。”

Tag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